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ad1
新闻

当前位置: 弗戈包装网 >> 新闻 >> 精英人物

>>王德明:退休后不变的印刷情结

王德明:退休后不变的印刷情结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2086  发布时间:2014-04-17
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圣人所言极是。眼见得一周周匆匆过去,一年年变成历史。今天猛的一算,我退休竟七年了。这七年间,我经历了爱人退休、儿子成家、父亲过世等家事,但劳心费力的还是安徽省印刷协会那些甩不掉的工作。

子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圣人所言极是。眼见得一周周匆匆过去,一年年变成历史。今天猛的一算,我退休竟七年了。这七年间,我经历了爱人退休、儿子成家、父亲过世等家事,但劳心费力的还是安徽省印刷协会那些甩不掉的工作。安徽省印协秘书长是我做安徽省新闻出版局印刷复制管理处处长时兼任的职务,本应在退休后改选换掉,但因主管机关迟迟未就此事做出安排,我这个秘书长也就一直当到现在。秘书长不同于会长,是做具体事的,既然是干事的身份,就不能空有其名,七年里忙忙碌碌。究竟干了些什么呢?仔细回想,主要在以下几面投入了很大精力。

王德明(左)

让业内聚起来

世界经济一体化正在广泛形成,“千里走单骑”的时代早已过去。印刷企业要想战胜困难求得发展,就不能“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必须加强联系、取长补短、开展交流、密切合作,营造大联合、大印刷的格局。基于这种认识,我觉得自己作为协会人员,有义务担当沟通业内交流合作的桥梁,让大家聚起来,抱团前进。业内人士如何相聚呢?我想了四种办法。

建立“印刷企业碰头会”机制。因安徽印刷重心主要在合肥,合肥印刷主要在民企,业内聚集首先应从合肥印企开始。经我倡议,并征得企业同意,安徽印协于2007年召开了首次“合肥地区印刷企业碰头会”,12家骨干印刷企业负责人到会进行了热烈交流,大家都觉得这种方式可取,立意明确,希望长期开展下去。一些外地厂家闻知此会也提出要参加,继而扩大成“安徽印刷界互通信息、互相支持、共谋发展协商会”。这种企业间的碰头协商活动,至今已进行了9次。在历次碰头会上,各厂老总分别就遏制恶性竞争和改善企业管理等问题畅所欲言,认真探讨并达成共识。

举办“上规模包装企业合作发展论坛”。鉴于当前包装印刷生产较为兴旺,市场前景看好,包装生产合作面广,合作愿望也较迫切,我便应势而动,邀请全省年销售收入超亿元的包装厂以论坛形式合作,并得到广泛的响应。2011年,“安徽省上规模包装企业合作发展高端论坛”在霍山县迎驾山庄举行,包括安徽新闻出版职业技术学院在内的15家机构老总签署了《合作发展宣言》,通过了《安徽省上规模包装企业合作发展框架协议》。次年又在合肥的安徽嘉信包装有限公司举行了扩大到部分书刊和商务印刷企业参加的第二次“合作发展高端论坛”,使合作发展的氛围在业内进一步形成。

组织外出学习增长见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成功经验能作借鉴。在我的精心安排并直接带领下,安徽省印协多次组织代表团分别到外地参观深圳劲嘉集团、北京雅昌艺术中心、北人印刷机械股份有限公司以及台湾一些印刷企业等。特别是2013年5月初,正值家父离世不久,我心痛尚存,但第八届北京国际印刷技术展览会展开展在即,全省有54人报名参团观展。为把握好这次重要的学习机会,我仍然亲自带团往返北京,使安徽印刷界集体观展活动顺利进行。每到一地,我们都会开展座谈交流活动,现场互动。合肥鸿基印务有限责任公司张忠董事长正是通过参观学习,树立了加快发展的信念,破除了小作坊经营意识,从更新设备和加强管理入手,扎实推进,使工厂一跃成为合肥地区富有竞争力的商务印刷企业之一。

发挥省印协QQ群作用。依据互联网深入普及的现实,我及时与各会员单位沟通,要求每家会员单位选择一名责任心强、能坐得住的员工担任QQ员,指定安徽省印协一名秘书担任群主,在此基础上,于2011年10月将安徽省印协QQ群正式建立了起来,取得了业界人士在网上相聚的良好效果。QQ群活跃非凡,企业间求职、寻价、购机和业务协作等事项也通过在线洽谈,交流频繁。安徽省印协的一般性通知、函告、短讯等一律通过QQ群发布,开始向无纸化办公迈进。

 

让秩序好起来

自我退休后的这几年,印刷业在向客户报价上的恶性竞争如狼烟四起,愈演愈烈。有一家企业甚至公开在合肥闹市区树起“全市印刷最低价”的牌子,以此招睐客户。一些厂家表面上不打低价牌,暗地里却互相压价,有的厂甚至连亏本价也做。恶性竞争直接干扰了价格秩序,妨碍了行业发展,也影响企业间的团结互助。每谈及此,业内人士意见很大,纷纷要求协会协调解决。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沉思良久,经再三考虑,决定采用合理引导的办法解决。《安徽省书刊印刷工价指导价(试行)》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于2008年4月应运而生。

《指导价》出台绝非易事,可谓“千呼万唤始出来”。首先,要做大量的基础调研工作,把省内外书刊印刷现行工价摸清,做到心中有数。继而,根据安徽省实际印装能力,测算出一个让出版、印刷双方都能接受的,上下浮动幅度适当的基准价格。之后,按印前制作、纸张放数、印刷、装订和表面整饰五大项、十四分项、四十三小项的顺序排列,具体制订出每小项的基准价格和相关注释。等初稿成文,还需征求意见,修改补充,力求完善。我四处呼吁求援,组织成立了一个专门小组,并亲自带领小组调研、测算、拟稿,到印厂讨论和征求意见,前后忙了近一年,终于让封面为深红色的《指导价》本子得以发出,与业界见面。

为使来之不易的《指导价》在实际印刷经营中得到贯彻落实,尽快遏制恶性竞争现象,我代表省印协,分合肥、淮北、皖南三个片区分别召开书刊印刷企业“通气会”,动员到场的老总们签订《执行书刊印刷工价指导价协议书》,督促各企业增强维护大局的责任感和严格律己的自觉性。接着,又在合肥举行了由出版社社长和大型书刊印刷厂厂长参加的“出版印刷互相支持恳谈会”,促进编、印双方加深理解执行《指导价》的意义。

安徽印协《指导价》出台的消息很快受到了国内同行的关注,一时间,来电、来信甚至来人到合肥咨询指导价做法、索要有关资料文本的络绎不绝。

尽管我与其他同志为《指导价》做了很多工作,但事实上,《指导价》后来在全省印刷业的贯彻执行情况并不理想,印刷工价的价格秩序并没有真正好起来。即便如此,我对当初费力做《指导价》之事并不后悔。我觉得为行业前途着想,办点实事理所应当,再说《指导价》的出现,毕竟能使企业在报价、议价时有据可依,营造了一种引导合理竞争的行业氛围,这种潜移默化的正面影响不可忽视。

事隔多年,《安徽省书刊印刷工价指导价(试行)》已经很少有人再提及,它如一阵风过去了。但是,当我看到那个红本子时,就会想起一句歌词:“我们好像在哪儿见过,你记得吗?”

您可以阅读与 王德明:退休后不变的印刷情结 相关的内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我们尊重网友发言的权利,请您尊重他人,文明用语。
      ad

      注册为会员以后您可以

      马上注册会员

      ad1